标题:完善土地制度,服务城镇化战略
完善土地制度,服务城镇化战略

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的作用。这如何理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实行改革了30多年,商品已经市场化。长期做理论研究的同志们知道,各种生产要素的配置基本都是行政配置,生产要素配置不合理、效率低、污染大、社会成本大与配置方式不合理有密切关系。那么,怎么理解后面这句话?我个人认为,作为政府就应该退出对资源要素的配置,政府应该制定出一套符合市场规律的规则,政府不能在指定的规则中“玩游戏”。我认为这次的提法非常深刻。克强同志说要释放改革的红利,我认为改革的红利就在生产要素的配置和政府职能的转变。
那么我们又该怎么理解城市化?我们所说的城市,是先有城,还是先有市?我个人认为,是先有市后有城,没有二三产业的发展,哪有城市的扩大?二三产业的发展,从生产的角度来看,生产要素配置的效率要高,企业的技术水平要高,企业要有核心技术、品牌、很高的市场占有率,需要我们的税费越来越低,那么政府的开支就要减少,政府的职能就要转变,效率就要提高。从生产的角度来理解产业的发展,这与三中全会的精神是契合的。从消费的市场来看,老百姓的收入要提高,整个国家各个阶层的收入要均衡,一个人拥有1个亿,他的消费是1份,但是1000个人拥有1个亿,他们的消费是1000份,这个建设问题是我们理论家应该研究的。只有做好了建设问题,我们国家才能进入良性循环。城市化不是说转一个户口,建一栋房子,划一片地,而是政府职能的转变、管理成本的降低、税费制度的合理、国家科技、教育的投入。国家的资金应该投在哪儿?就应该投在教育、国家基础科技。
所以,今天我想跟大家将三个问题:第一个,国家资源稀缺,但人口庞大,怎么解决节约资源,包括土地资源的问题;第二个,怎么建立一个合理的权益利益制度,以利益来驱动、调动、挖掘人的潜能和积极性;第三个,政府如果建立新的制度,一定要遵循“历、利、礼”。首先要认识历史、了解现在的国情、了解国家的资源禀赋,才能确定国家的发展模式。“利”,指的是产权制度,怎么让人通过正道来获得正当利益。亚当斯密曾说:往往追求个人的最大利益的作用会比他服务公共社会创造更多的社会财富。“礼”,是指国家怎么制定好的制度,一个是制度的“制”,一个是治理的“治”,怎么依法治国、以德治国。李光耀同志曾说:政府要做好三件事:第一件事是制定一个好的制度,第二件事是让所有的阶层、公民都要认可指定的制度,只有认可才能敬畏;第三件事是严格执法。
我先给大家探讨一下城镇化和土地利用的改革问题。短缺是我们的大国情,节约是大战略。现在我们要发展,肯定是在二三层产业的高处发展。总量的增加,质量的提高,也主要在二三产业。很多学者的计算,我们的粮食产量处于减平衡。中农办陈主任写过一篇文章 ……(快文网http://www.fanwy.cn省略1906字,正式会员可完整阅读)…… 
  更多相关文章:完善土地制度,服务城镇化战略
  • 体验省情,服务群众日志

  • 银行柜员演讲稿:立岗之本,服务尽职

  • 演讲稿:筑梦踏实,服务群众

  • 公司百乡千村万户大走访,服务群众见行动活动总结

  • 公司百乡千村万户大走访,服务群众见行动活动总结

  • 城管队关注民生,改善民生,服务民生

  • 爱洒党旗映红盾,服务人民刻心中【建党90华诞演讲稿】

  • 发挥工商职能作用,服务地方经济发展

  • 工商干部“牢记岗位职责,服务经济发展”大讨论心得

  • 学习省局“打造四个平台,服务经济发展”会议精神心得体会

  • 区民政局2010年度“破解难题促转变,服务民生促和谐”作风建设主题活动实施方案

  • 落实‘客户为根,服务为本’理念大讨论的心得体会

  • 开展“创先争优”“立足岗位做贡献,服务发展我争先”主题实践活动实施方案

  • 提升、资源配置要合理,同时需求市场中老百姓要有钱。
    现在老百姓没有钱,跟我们这种资源配置、价格制度是有关的,比如说我们每个人平常开的车,现在花的一部分是自己的钱,大部分是13亿老百姓的钱。为什么这么说?你买一辆车20万,在山里面是开不动的,只有在道路上才能开,而道路是花公共财政的钱修成的,用的是广大老百姓上交的税收。我们有很多价格制度是很不合理的。我们老百姓为什么穷?整个世界粮食都是补贴的,整个世界的技术都是政府承担的,像日本,农民卖一块钱农产品,六毛钱是公共财政投入的,国际的粮食因为补贴可以低价,但是我们的粮价一高、肉价一高,政府就要出丑,这就是政府管理方式出现问题。因为很多产品都是补贴的,那么老百姓的收入是不是相对降低的?35来,我们的工资、工业产品的附加值上涨。35年前,我们的稻谷一斤是5毛钱左右,最多7毛钱,涨了7到8倍,工资涨了100多倍,工业产品涨了100多倍。美国的一个工业学家,叫悲惨的军长,曾说:附加值的增长不一样,就造成各个阶层人的贫穷,这为什么都补贴呢?人家种地,现在就相当于失去湿地的功能;人家造林,给我们提供氧气,生态环境,那怎么回报给他呢?就是转移支付、就是补贴。可实际上,我们的制度设计存在问题。所以说为什么要改?
    这第二个,也是比较敏感的问题,就是征地的问题,就是社会聚焦、舆论最多、花费心血精力最多的一件工作。我这个观点可能是少数,但不一定不正确。怎么解决征地拆迁的问题?从宏观上说,我们中国经济发展的速度这么快,明天的蛋糕总会比今天的大,我们的产业结构逐步向二三产业转移扩大,这些就业环境意识在提高。既然明天的蛋糕要比今天的大,从这种理论上说,每个利益主体都有条件分的一块不断增大的蛋糕,可以说大家都可以得到不错的满意度。但是,为什么30多年来大家不但没有越来越满意,反而意见越来越多呢?这肯定也是制度设计有问题。这次三中全会提出: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缩小征地范围,规范征地程序,完善对被征地人员合理、规范、多元机制。我们在社会上也做了很多探讨和试点,应该说方向还是很明确,政策工具也是有的,现在有些老百姓强烈要求安排征走他的地,也有些地方拿刀拿枪跟政府对着干,同样的政策、同样的文件,为什么出现不同的情况,这与政策工具的使用方式、执政理念有关。同一件政策工具被不同的人使用,会有不同的效果。比如说,杯子装入开水,杯体膨胀,杯盖不膨胀,给你一个扳手,一般人会用扳手用力拧。假如膨胀系数很大,一冷却,杯子和盖子都会破裂,假如放入同样温度的水中,用手慢慢拧就能开。如何使用这些工具,需要有一定的智慧。
    我们回顾起来,80年代的征地,补偿标准很低,几百块钱一亩地,绝大多数老百姓都是敲锣打鼓,要求政府征地,现在年年在提高标准,但是满意程度并不是在年年提高,有些地方矛盾甚至越来越尖锐。这是什么原因造成?我刚才为什么说看问题要从历史上看,因为80年代我们还属于计划经济,当时把人分成两种身份:城市户口和农村户口。城市户口的上学、就业、劳保、福利都是国家安排的,农村的农民就是安排住宅的宅基地和无偿使用的农用地,从当时的社会制度和社会背景来说还是合理的。当时的征地情况是毎征一块地,地上的人口转为城市人口,老百姓希望征地是希望自己的权益能够提升,从在农用地上种地的农民变成机关单位里面干活的工人,这变成铁饭碗,但是现在这种制度、这种条件已经不存在,这就存在发展权受限的问题。现在很多人研究问题,离开我们的历史,照搬国外的经验,认为像美国的私有制发展的那么好,那么快,那么看看我们几十年的土地私有制发展的怎么样了呢?再一个,我们考虑了没有,我们是有几千年农业文明视土如命的农业大国,假设真的私有化了,没有人会愿意卖地。没有建设用地,国家怎么发展?没有国家的发展,怎么会有土地权益人的利益,老百姓的利益,所以我始终认为,国家发展是大前提。
    我认为,我们现在的土地制度还存在着身份管制的问题。我们农村用地只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为什么这次三种全会提出来,要建立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为什么我们的农用地没有资产属性,不能用来贷款、抵押?为什么开头上我们的改革是增量改革呢?这么多的土地都变成资产,那么有多大的财富在里面,能提供多大的发展动力?土地应该说是很复杂的事。中央现在规定,土地是有资产属性的,就像一个巨大的水池,政府该怎么办?是不是就是简单的放开?高山的水那么多,什么时候该放水?假设没有做好沟渠就放水,这将是大灾难。所以我们说,政府要是游戏规则制定者,政府就应该把绝大部分精力放在制定规则上,就像水库与沟渠的关系。所以,制度建设很重要。
    我估计这轮改革,会让老百姓的收入增加,打开内需,从宏观上分析,能对中国的二三产业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我们的经济学家天天说“三驾马车”,这是有道理的,但是中国是不是应该照搬照抄呢?大家回顾一下整个经济走向的轨迹。1400左右,世界上航海技术发展起来,欧洲像西班牙、葡萄牙等国家从中国引进了科举制度,加上他自己的自然科学、管理科学,让他们的工业革命发展起来。我们的经济学都是西方经济学,或者是我们的经济学家照抄过来的。到了工业时代,工业产品的主要成本是技术,而农产品的主要成本是劳动力和土地,这样一来,技术可以复制,小国有几千万人口,技术成本是几千万分之一,我国有13亿人口,技术成本是13亿分之一,技术成本比别人低。这就是别人为什么强调知识产权,防止我们抄袭他们的技术的原因。
    除此之外,他们强调要遵循世界的贸易规则,让产品流通起来,这样才有人买他们的产品,让产品流通起来,扩大产量,降低他们的生产成本。假如没有这个理论,我们模仿他们的技术,他们的成本比我们高很多。所以,我们不断的补贴来维持出口的增长。假如补贴给老百姓,比如说,一年收入低多少,就运多少构件到口袋中,7份构件,三份货币,老百姓就能购买很多物品,假如政府都给老百姓很多福利,那么他的维稳成本进一步降低。所以,合理的制度设计非常重要。不断的补贴,不断的GDP增长,不断地储存外币。储存外币的用处是什么?两个功能:信誉功能。中国的信誉很好,不用靠货币来支持;购买功能,可是别人肯卖给你的,自己都做得出来,不需要购买。外币没有地方消费。这就只能去购买别人的国债,让别人发展。我们买了两万多亿的美国国债。
    所以,怎么解决我们的征地问题?刚才说过的私有制的观点以外,以下三个观点是比较集中的。他们分别是:提高征地补偿标准;进行圈内征地、圈外征地可以集结买卖;公益性项目征地、非公益性集结买卖。
    我们先讨论第一个观点。它是社会最聚焦的、社会呼声最大的观点。有人说政府补偿标准低,我认为虽然确实低,但是确实没有办法确定标准。土地所有权没有限制,不会贬值。工业产品可以因为过时、损坏、腐蚀而被定价,但土地作为特殊商品怎么定价?它的使用价值并不变,也不磨损,时间是无限长的,如何估值?如果定价为3万块,怎么2万块或者4万块就不合理呢?大家想一想,老百姓要想“利”,老百姓拥有土地的目的是什么?目的不在于土地的面值,而在于权益中能获得多少利益。地球上所有的国家,土地都是用途管制的,这是公理。
    不同的用途,支持劳动就业的产出强度就不一样。一亩建设用地支持的劳动是100,产出是1000,而一亩农用地支持的劳动是0.1,而产出是1000或2000。这不就可以解决问题了吗?假如村民有一千亩地,征走了900亩,把100亩转为建设用地,通过规划使这100亩建设用地的产出高于900亩的农用地,这非常容易做到。这就产生了利益。政府货币补偿是补偿些什么给你?把你的900亩农用地征走,建设100亩建设用地,正常经营二三产业5年之后,假设一年农业收入是2000块,政府该补偿的用益物权损失是1万块,这个时间段补偿的不减少,后面从第6年开始,收入大于100亩农用地,那么你的利益不就存在了么?帕累托改进就是在改变别人利益的同时,别人的利益不减少而同时增加自己的利益。对公民的利益调整是分分钟都在进行的,这不会是静止的。如果这两个公理是符合的,那么我认为制度就可以重构。实际上,老百姓拥有土地和物业权,不出售而进行出租,并种稻获得更多。这有很多路可以走。
    假设如很多专家说的提高10倍100倍,我个人认为,如果真是这样,中国的经济就假了。为什么?现在很多人都说,政府是土地财神,为了钱就买地,我认为这话值得商榷。昨天是肯尼迪遇刺50周年。肯尼迪曾讲过很重要的一句话:真理不是编造的谎言,而是似是非真的神话。我给大家算一笔宏观账。去年出账是将近1000万亩土地,收入3万亿,直接的征地拆迁补偿是1.8万亿,没有投入其他公共产品,荒地是用不了的。公共产品靠公共财政投入,每一亩都要花30万,1000万亩需要3万亿,加上1.8万亿,还没有包括医疗、学校的公共产品,政府的债务是怎么形成的?就是卖地亏损的。去年划拨为做公共产品的土地为566万亩,征地还要将566万亩上的基础设施建立起来,那么政府要花多少钱!这个问题又回到刚才提到的:这是以行政手段配置资源造成的后果。去年,中国总财政收入是11.27万亿,包括医疗教育科技,不算公务员、国防开支,如果每年在土地上再亏几万亿,还能继续往下走吗?债务负担如此沉重。我们考虑问题,一定要装在系统论中。不论是行政家、经济学家还是理论家,都不能屁股指挥脑袋,做 ……(未完,全文共13721字,当前只显示4954字,请阅读下面提示信息。收藏完善土地制度,服务城镇化战略

    上一篇:弘扬长征精神学习心得体会
    下一篇:十八届三中全会党课讲稿:建立更加公平可持续的社会保障制度

    相关栏目:国土 规章制度 服务 城建 城建讲话